生态移民-从长江黄河源到昆仑民族文化村
首页 | 生态移民 | 政要公布 | 媒体关注 | 移民故事 | 旅游资源 | 昆仑嘛呢石 | 社会捐助 | 5.12抗震救灾
  当前位置:主页>生态移民>文章内容
即将干涸的三江源让人欢喜让人忧
来源:新浪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07-07-23  

 

  三江源位于青藏高原腹地,是长江、黄河、澜沧江三条河流的源头,可以说,三江源的生态直接决定着这三大水系的命运。历史上的三江源是湖泊遍布的高原草场,被称为“中华水塔”,然而,近些年三江源正在遭遇着一场生态浩劫。当生态破坏带给人们的苦痛真正来临,自然生态保护与可持续发展自然而然地成为政府和民间共同关注的话题,他们思考着,行动着——

  这里是三江源

  今年国庆节过后,“格桑花西部助学网”创建人之一洪波来到三江源,为助学工作做前期调查。令她震惊的是,那个曾经水草丰美的天然大牧场眼前正面临着水资源的日益短缺,沙漠化的日益严重等生态问题——她看到的是大片的荒漠、戈壁,草场也在退化,而倚赖这片牧场生存的牧民们正在遭遇着一场生存危机。

  洪波这样形容这里:这里是野生动物的王国,牧民很少,相当于一个无人区。

  一路上,她看到的竟是野牦牛、藏野驴、鹰、秃鹫、狼和狐狸等野生动物,和在可可西里看到的非常相似。

  三江源头没水喝

  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地处藏北高原,当地生态环境极度脆弱,一旦遭到破坏很难恢复。这里土壤相对贫瘠,土地资源自然生产力较低。同时,受制于自然、历史、社会、经济等诸多条件,土地资源的开发利用仍处于低投入低生产的低级水平。据估算,目前就曲麻河乡来看,全乡沙漠化土地面积已超过40%,其中约有10%的土地变为裸露沙砾地,超过30%的土地变为半裸和半固定沙地。随之而来的是可利用草地面积逐年缩小,草场质量不断下降,草地畜牧业面临重重困难和严峻挑战。

  生态破坏危机直接导致了缺水问题。媒体曾经报道过当地一个30岁的普通工人阿公保久:每天早上他都要开着拖拉机来到县城郊区一个偏僻的小院子里开始一天的工作。院子里一口简陋的水井是阿公保久花了5000多元钱请人打的,这也是曲麻莱县里为数不多的有水的水井之一,阿公保久的工作就是将水井里的水装到拖拉机上的大水箱里,然后卖出去。因为曲麻莱县没有食用水,阿公保久的一桶水能卖到5毛钱,这样一卖就是十几年了。

  可能很难想象,在这三条母亲河的源头,居然存在着缺水问题,而且相当严重。有的河流里含有很多对人体有害的矿物质,人们喝了之后嘴上会起泡,脚也会肿起来;有的河流的水虽然可以饮用,但由于气候寒冷已经冻住了,冻完再化水时,因为风沙大的缘故,又把草屑、沙粒吹到河里,冰变成了黑色,化出来的水喝了就会拉肚子。守着长江没水喝,这是三江源人多么大的悲哀!

  这里生活的牧民要去买5毛钱一桶的水,或者要花上大价钱打井去喝地下水。

  鼠害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洪波在曲麻河乡看到退化了的草场上已经没有牛羊,鼠洞密集地遍布着,四处觅食的鼠兔随处可见。

  可以说,鼠兔成灾是草场退化的一个标志,草场越退化鼠兔就越多,而鼠兔多了,草的长势就更不好,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移民新村”有忧愁

  2003年起,国家在曲麻河乡实施了退牧还草生态移民工程。这是一项“民心工程”,国家给牧民们补助房子,让他们在县城里定居,同时,还草场一个可以生长的环境。牧民迁走了,放牧减少了,生态保护已经初见成效。可是,这“移民新村”建得虽好,但搬进去的牧民生活上却忧虑多多。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没有谋生手段。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文章
·三江源简介
·一个志愿者在移民村的故事
·格尔木昆仑民族文化村基本情况
·三江源的未来在教育
·从长江黄河源到昆仑民俗文化村
·曲麻莱县介绍
·三江源地区不搞GDP考核——青海
·曲麻莱移民村初步验收 800名牧民
·省藏族研究协会、玉树州江源发展
·三江源舞蹈培训班在西宁大舞台演
·三江源生态移民昆仑民族文化村向
·退牧还草青海省降水量增加生态逐
  相关文章
·三江源的未来在教育
·三江源简介
·三江源地区不搞GDP考核——青海
·格尔木昆仑民族文化村基本情况
·省藏族研究协会、玉树州江源发展
·三江源生态移民昆仑民族文化村向
·转产牧民的新产品在西宁展销
·三江源舞蹈培训班在西宁大舞台演
·一个志愿者在移民村的故事
·市就业培训中心为昆仑民族文化村
·可可西里管理局情牵“穷亲戚”
·五万游牧民步入城镇 三江源移民
Copyright @ 曲麻莱县驻格尔木昆仑民族文化村委员会  Power by DedeCms

我们的联系方式